超然法师:《大乘起信论》白话(三)

时间 2024-07-10 13:35汉传人物作者:纸婚纱

《大乘起信论》白话(三)

(七)真如自体之体相用三大

还有,所谓的真如自体和自相,是指从一切凡夫,以及声闻、缘觉,直到菩萨、诸佛,都共同具有的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,也就是真如一心。它在圣位不会增加,在凡夫不会减少;不是过去所产生的,以后永远也不会消灭;是究竟恒常而不变异的。它从无始以来,在真如自性当中本来就圆满具足一切功德。就是说:

真如自体具有广大无边的智慧光明(法身周遍,本有光明)的缘故;

能够遍照法界(照一切义理,遍一切事物)的缘故;

能够真实地认识明了一切(圆满觉心普照一切,远离虚妄的对待分别)的缘故;

真如自性就是本来清净心(自性远离一切无明、迷惑、污染等等)的缘故;

具有常(从过去到未来,没有变异)、乐(于一切境界得自在)、我(经历一切生死变动,而如如不动)、净(经历九法界一切境界,而不会污染)四德的缘故;

具有清凉(永离烦恼燥热)、不变(念头虽然有生灭,而真如心体不会变化)、自在(一切业力无法束缚)等功德的缘故。

因为真如自体,圆满具备这些超越恒河沙数量的,不会离开真如自体的,从未有过间断的,平等一味的,不可思议的佛法功德的缘故;乃至于圆满具备,没有任何欠缺的缘故;所以叫做如来藏,也叫做如来法身。

问:前文曾经说过,真如之体究竟平等,远离一切相(言说相、名字相、心缘相等等)。为什么又说真如自体有这样多的功德呢?

答:真如自体虽然确实具有这样的种种功德,但其本质并没有体和相的差别。而是等同一味,只是唯一的真如而已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真如自体本来就没有分别,远离一切分别心和分别相,所以是平等无二的。

那么,又因为什么道理,而可以说有这样多的功德差别相呢?因为依赖于无明业识所发起的生灭念当中,有无量染法差别的缘故;转染为净以后,方便对应地说,有无量的功德差别之相。

这是什么道理呢?因为一切染法和净法本来就是一心而已。在真如自体当中,本来没有念头和境界,因为忽然不明了纯是真如一心,所以有了妄心。因为不觉一法界的缘故,心动而起念,显现出了种种境界,所以叫做无明。与此相反,心性本来如如不动,不曾起念,就是所谓的大智慧光明功德的缘故。如果心动而有了念头,生起了能见相,同时也就会有不见之相(不见真如平等之妙性)了;相反,心性本来远离能见所见,纯是一心明了,就是遍照法界之功德的缘故。如果心有了动念,虽然好像有了认识和明了,但已经不是真正的认识与明了了。能知和所知都没有实在的自性,所以是非常(有生有灭)、非乐(攀缘境界而不自在)、非我(随念变迁)、非净(处处沾染境界)的。总之,动念之心当中充满了烦恼燥热和无常变化,所以有种种的不自在,乃至于具有超过恒河沙数那样多的虚妄染污之法。相对于这些染污法来说,真如心性本来如如不动,就会有超过恒河沙数那样多的种种清净功德之相得以显现。

如果心有动而起念的话,就有了能见相和境界相;再进一步,以为当前有真实的境界可以去分别和攀缘,就反而会有所缺少(因为无量境界难以穷尽的缘故)。反过来,如上所说清净法的无量功德之相,本来就是一心;而且没有能念所念的分别,因此不会有所缺少,而是圆满具足,所以叫做法身和如来藏。

另外,所谓的真如之用,是说诸佛如来,在因地修行的时候,常常发起广大的慈悲心,勤修六度万行,摄受教化一切众生。树立广大的菩萨誓愿,要完全度化整个众生界,使其得到解脱,也不局限于世间和劫数,而是穷尽于未来。因为对待一切众生如同自己的缘故,同时又不执着于实有众生相。这是什么意思呢?是说菩萨已经如实知道,一切众生以及自己,本来就是平等的真如一心,本性没有差异的缘故。

因为有这样如实知的大方便智的缘故,能够除灭无明,显现出本有的真如法身(初地以上)。自然会有不思议业相的种种妙用,与真如法身平等地遍一切处,而且没有妙用之相可以证得(因为真如离相,妙用同样离相的缘故)。

(问:为什么真如有不思议业用,却没有用相呢?既然没有用相,如何能够利益众生呢?)

答:为什么呢?因为诸佛如来就是法身智相之身(清净法身犹如虚空,没有形相,净智圆满)。纯是第一义谛(法性本然之妙义,也叫胜义谛,远离生灭念,超越对待和次第的缘故),本来没有世俗谛(随生灭念而显现的一切因缘法)的境界,远离有为造作。只是随顺着众生各自不同的因缘,令众生在生灭心当中或见或闻(犹如千江有水千江月),而得到利益,所以叫做真如之妙用。

这个真如之用分为两种。哪两种呢?第一、依赖于分别事识,在凡夫和二乘人心中所显现的,叫做应身佛(即具备三十二相的应身如来)。因为凡夫和二乘,不知道一切境界相都是意当中的转识所变现的,就会见到应身佛在心的外面,并且会执着于应身佛的种种庄严色相,进行分别,反而不能够完全明了的缘故。

第二、依赖于根本业识,在诸位菩萨从初发心住,直到十地后心的过程当中,于三昧心中所显现的,叫做报身佛。

所现报身,其身具有无量的色法,每一色法当中具有无量的形相,每一形相当中具有无量的相好。佛身所住持的依报(外在环境和受用物)和果报(佛的身、口、意三业,也叫正报),也都具有无量的种种美好庄严,随应着菩萨三昧心而示现。本来没有边际,无法穷尽,远离分别生灭之相。随顺着应现的机缘,能够恒常住持(所以称为无量寿),不会被破坏,也不会缺失(因为法身不生不灭,所以圆满报身不毁不失,如影随形)。

如上所说的一切功德,都因为菩萨广修六度等无漏妙行资熏真如,以及真如本觉的不思议内熏所成就的。因为圆满具备无量的自在功德之相,所以叫做报身佛。

而凡夫在生灭心当中所见到的佛身,属于粗色法。随顺于六道众生不同的机缘,所见也各自不同(六道众生见佛,往往是自己的同类)。因为示现为种种不同种类众生相的缘故,受到身形所拘束,不是无量自在的受乐之相,所以叫做应身佛。

另外,初发心住等三贤位的菩萨,所见到的报身佛,是因为深信真如一心法的缘故,在三昧当中见到报身佛的部分相好庄严。这些菩萨已经知道,报身佛的无量相好庄严,不属于生灭相,没有来去变动,超越于分别心念,只是依赖于心体而显现,无法离开真如性体。然而,三贤位的菩萨,仍然会在自己心中进行分别,因为尚未证入法身位的缘故。如果菩萨证得初地净心地(欢喜地),所见到的报身佛就会微妙无比,不思议业用显现,更加殊胜。乃至于到了等觉菩萨后心,证入佛位时,最终能够见到究竟圆满的报身佛(即是菩萨所证妙果)。

如果远离无明业识以后,就没有佛相可见了(真见法身)。因为诸佛法身就是真如一心妙体,远离生灭心念,所以没有彼此对待的色相境界和生灭相可见的缘故。

问:如果诸佛法身远离于色相的话,为什么又能够显现色相呢?

答:这个法身(真如一心)就是显色之体的缘故,因此能够随生灭念而现色。所以说从无始以来,色法与心法是无二无别的。因为色法的本性就是分别智的缘故,所以把色法体性本空(分别智不是实有的),无形无相,叫做智慧法身。因为分别智的本性就是色法(没有色法,就无从分别)的缘故,所以说法身遍满一切处。智慧法身与所现的色法,平等一体,不能分开。因此,法身随着心念就能够示现遍满十方的无量世界、无量菩萨、无量圆满报身,以及无量的种种庄严(都是色法而已),各个千差万别。这一切都与法身平等一体,不可分离,而又互相不会妨碍。这些不思议境界,不是识心分别能够了知的,因为是真如法身本有的自在妙用的缘故(离分别念,证入法身,才能够了知)。

(八)生灭门入真如门

另外,显示从生灭门当下回入真如门的法义。

就是说通过思维观察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阴当中,无论是色法还是心法,以及六尘境界,终究不是念头可以企及的。因为真如一心没有形相的缘故,所以即使向十方去寻找,也终究是找不到的。如同有人迷失了方向的缘故,把东当作了西,而方位其实不曾变化。一切众生也是如此,因为无明而迷失了的缘故,把念头当作了真心,而心体其实不曾有任何动相(真心离念)。如果能够仔细观察,而知道心体本来就没有念头的话,就能够随顺无念心体,而回入真如门的缘故。

第二、对治邪执

所谓的对治邪执,是说一切邪见执着,都依赖于我见的执着而有;如果离开了我见执着的话,就没有邪执了。这里所说的我见有两种,哪两种呢?一是人我见(此处特指教内初学大乘之人,执着于自己实有五蕴的主宰者);二是法我见(此处特指已经断除人我见的二乘人,仍然执着于五蕴等一切法实有体性)。

一、人我见

所谓的人我见,依赖于一切凡夫来说,共有五种。哪五种呢?

一、听闻佛经当中这样说道:如来的法身,终究寂灭无形,就像虚空一样。因为不知道,这是为了破除凡夫菩萨执着(法身实有色相)的缘故,而方便说的;于是,以为虚空就是佛性。怎么样来对治呢?应当让他明白虚空相就是虚妄法,其体性是无所有,是不实在的。只是相对于色法来说,说有虚空,相对于色法的有\来说,就见到了虚空的无\,让修行者的心随之产生了分别色空的生灭心念。正因为一切色法,本来就是心,由生灭心念而显现,在心念以外,并没有真实存在的色法。如果心外连色法都没有了的话,也就没有了虚空之相。就是说一切境界,只是因为心妄动而起念才有的,如果心离开了无明妄动的话,一切境界就会自然消灭。一切的一切,只是真如一心而已,真心没有不周遍的地方。这就是一切如来广大法性智慧的究竟含义,并不是像虚空那样的。

二、听闻佛经当中说道:世间的一切法,毕竟体性本空;乃至于一切涅槃真如之法,也是毕竟空;因为从无始以来自体本空,远离一切实有之相的缘故。因为不知道,这是为了破除凡夫,以为涅槃实有之执着的缘故,而方便说的;就以为真如涅槃的本性,只是断灭空而已。怎么样进行对治呢?应当明白,真如法身的自体不是空无所有的,而是圆满具备无量自性功德的缘故。

三、听闻佛经当中说道:如来藏不会有任何增减,其中具备一切不思议业用等种种功德妙法。因为不理解的缘故,就以为如来藏当中,确实有色法和心法的种种自相和差别。怎么样进行对治呢?应当知道,如来藏没有增减,是依赖于真如自性的法义来说的;而具备一切功德妙法,则是对应于生灭念的种种示现,而说有种种功德差别的缘故。

四、听闻佛经当中说道:一切世间的生死染污之法,都是依赖于如来藏而有的,乃至于一切万法,都离不开真如法身。因为不理解的缘故,认为如来藏自体当中,确实具有一切世间生死染污之法。怎么样进行对治呢?应当知道,因为如来藏,从无始以来,只是具有超过恒河沙数那样多的种种清净功德,这些清净功德与如来藏既不会分离,也不会断灭,都与真如自体无二无别的缘故。因为超过恒河沙数那样多的烦恼染污之法,只是如来藏随应着生灭心念而显现出的虚妄存在,其本性毫无真实可言。从无量劫以来,烦恼染法从来不曾与如来藏相应的缘故。如果如来藏自体当中确实有虚妄生死法的话,又能够使证入如来藏的修行人永远息灭妄想,根本是不能成立的。

五、听闻佛经当中说道:依赖于如来藏的缘故,而有生死轮回;依赖于如来藏的缘故,而证得究竟涅槃。因为不理解的缘故,认为众生界有开始的时候;因为认定众生的生死轮回有开始的缘故,又认为如来所证得的涅槃,有结束的时候,如来还会再作众生。怎么样进行对治呢?应当知道,因为如来藏根本就没有开始的时候,所以无明生死等相也不曾有开始的时候(只是如来藏当中的虚妄显现而已)。如果说在三界以外(就是涅槃当中),还有众生的无明生死会开始的话,就是外道《大有经》所说的邪见,不是七佛所说的正法。而且如来藏根本不会有消失的时候,因为诸佛所证得的涅槃,只是与不生不灭的如来藏相应而已,所以涅槃也永远不会有结束的时候。

二、法我见

所谓的法我见,是说依赖于二乘人根机迟钝的缘故(不能直接承受大乘空妙之法),如来只是为他们讲说了人无我的法义。因为所说的法义不究竟,所以二乘人执着于实有五阴生灭之法,因此而畏惧生死轮回,误认为实有涅槃可以证得。怎么样进行对治呢?应当知道,因为五阴生灭之法(纯是虚妄假相),其自性(即是真如一心)从来不生,也不会灭,本来就是究竟涅槃的缘故。

另外,所谓的究竟远离邪见执着。应当知道,一切染法和净法,都是因为心念对待分别而有的,没有真实的自相可以讲说。因此,一切法(所言法者,谓众生心)从根本上来说,既不是色法,也不是心法;既不是智慧,也不是心识;既不是有,也不是没有;终究不是可以用言语来表达的。而又要进行言语表达,应当知道,这是如来的善巧方便,只是假借言语表达,来引导众生罢了。其中的宗旨和目的,都是为了让一切众生,能够远离虚妄念头,而回归于真如一心。因为只要思念一切法,就会让心有了生灭,所以无法回入实相智慧的缘故。

第三、分别发趣道相

所谓的发趣道相,是指一切诸佛所证入的觉悟之道;以及一切菩萨发心修行,所趋向的不同成就。

简略地说来,菩萨发心有三种。哪三种呢?一、信成就发心(指众生修学大乘,十信位圆满,入菩萨初住位);二、解行发心(指十行位圆满,入菩萨十回向位);三、证发心(指初地以上的菩萨)。

一、信成就发心

所谓的信成就发心,是指依赖于哪一类根机的人,修什么样的法门,而得到信心成就,能够发起真实的信心呢?是指依赖于所谓的不定聚众生(指信心不确定的凡夫)。

这些众生因为具有真如和教法,两种善根熏习力量的缘故,相信生死业力和因缘果报,所以能够发起十善业的修行(人天善心),逐渐厌离生死轮回之苦(出离心),想要求证无上菩提的妙果(菩提心)。

这些众生开始有了信心的缘故,当他们遇到诸佛出世的时候,就会前往亲近、奉事和供养。像这样逐渐修学增长信心,经过一万大劫左右,信心已经基本成熟的缘故,诸佛菩萨就会教导他们发起真实的大乘信心。有的人,因为具有大悲心的缘故,能够自己发起真实信心;有的人,因为佛陀正法将要消灭,由于拥护佛法的缘故,能够自己发起真实信心。像这样获得信心成就,得以发起真实信心的人,就会进入正定聚(心常与真如相应,即菩萨初住位),在成佛之路上获得究竟不退(位不退,不会退入凡夫位中)。叫做常住于如来种性当中(也叫做佛子),与正因佛性相应的缘故。

如果有的众生自己善根微少,久远劫以来的烦恼习气比较深厚。虽然也遇到了佛陀出世,也能够进行供养,然而所发起的却是人天乘的信心种子,或者是二乘的信心种子。即使有发起大乘信心的,其信根则往往动摇不定,有时进步,有时退步。

也有的众生已经供养诸佛,尚未满一万大劫,在中间遇到了某种因缘,也可能会发起信心。所谓的见到佛陀庄严色相,而发起信心;或者因为虔诚供养众僧,而发起信心;或者因为二乘修行者的教导,而发起信心;或者学习别人,而发起信心。像这些种种的发心,往往都不确定,一旦遇到逆境因缘,就可能退失,而退入二乘人的发心境界。

另外,所谓的信成就发心,发的是什么心呢?简略地说,有三种。哪三种呢?第一、直心,就是常常正念真如一心之法的缘故。第二、深心,就是喜好修学一切种种善行的缘故。第三、大悲心,就是想要拔除一切众生无量众苦的缘故。

问:前文说过,法界就是真如一心,诸佛法身没有二相。为什么不只是专念真如一心呢?何必还要修学一切善法呢?

答:就好比一个大摩尼宝(如意宝,能够满足一切所求),它的体性光明而清净,同时也有一些矿物杂质。如果人们虽然常念它的清净本性,而不用各种方法进行打磨的话,终究也不会完全清净的。同样,众生本有的真如一心之法,它的体性本来空寂而清净,同时有无量的烦恼污染之法。如果修行人虽然常念真如自性,而不用种种方法进行熏修的话,也是不会真正证得清净本性的。因为烦恼习气的污垢遍布一切法的缘故,所以要修行一切善行来进行对治。如果有人能够修行一切善法,自然就会回归、顺应于真如清净法的缘故。

在信成就发心当中,简略地说,修行方法有四种。那四种呢?第一、行根本方便(心中观行的根本方法)。就是说常观一切法的自性没有生灭,远离于妄想执着。这样就不会贪住生死轮回的假相。还要常观一切法都是因缘和合而显现,因业而感果,不会坏失,所以要发起大悲心,修行一切福德而摄受教化众生。这样就不会贪住涅槃的清净无为。因为随顺于真如法性本来无所住而修行的缘故。

第二、能止方便(停止恶心恶行)。就是说经常能够有惭愧心,勇于悔改自己的过失。这样就能够停止一切恶法恶行,不让它们增长。因为随顺于真如法性本来远离种种过失而修行的缘故。

第三、发起善根增长方便(信敬三宝,增长善根,求无上道)。就是说经常能够供养礼拜佛法僧三宝,赞叹并且随喜三宝的种种功德,劝请诸佛菩萨以及善知识常转妙法之轮。因为敬爱、尊重三宝,内心纯净仁厚的缘故,信心得到增长,于是能够发起真实大愿,求学诸佛无上正觉之道。又因为佛法僧三宝功德力所护佑的缘故,能够消除种种业力习气的障碍,成就不会退失的善根。因为随顺于真如法性本来远离愚痴障碍而修行的缘故。

第四、大愿平等方便(发愿度尽一切众生)。就是说要发起广大愿力,希望穷尽于未来,教化解脱一切众生。而没有任何众生被遗漏,都要帮助他们到达究竟解脱的无余涅槃。因为随顺于真如法性本来不会断绝的缘故,也因为随顺于法性广大无边,遍布一切众生,平等无二,没有彼此差别之念,究竟寂灭的缘故,而能够发起这样的平等大愿。

菩萨发起这些深广愿心的缘故,就能够部分见到真如法身(入初住位)。因为见到法身的缘故,随应着菩萨的愿力,能够示现八相成道(示现成佛)来利益众生。就是所谓的一、从兜率天退(准备降生人间);二、入胎(入王宫,做王子);三、住胎;四、出胎(出生);五、出家;六、成道(成就正觉佛果);七、转*轮(运转妙法,利益众生);八、入涅槃。

然而,这样的菩萨还不能够称为法身菩萨。因为他们过去无量生生世世以来,所积聚的有漏业力习气还没有彻底断除。随着这些菩萨示现在生死轮回当中,就会有少量的苦相伴随。但也不会被业力所束缚(不同于凡夫),因为具有广大悲愿自在之力(大愿与真如相应,所以具有自在之力)的缘故。

问:既然这些菩萨已经不同于业力凡夫,为什么在经教当中说(在《本业经》当中,说七住位以前的菩萨,有可能会退失,甚至堕落于恶道当中),他们当中也有退失并且堕落到三恶道当中的呢?

答:并不是真地会退失。这只是为了那些初学菩萨(初住位以上),尚未证入无为正位(初地,也有一种说法是指八地),却产生了懒惰懈怠而说的。让他们由于恐惧害怕,而勇猛精进修行的缘故。

另外,这样的菩萨一旦发起真实信心以后,就会远离种种怯懦退缩之心。再也不会畏惧退失菩提心,而堕落到二乘境界。如果听说自己需要经历无量无边数不清的劫数,勤奋修行种种难行的苦行,才能够证得正觉涅槃,也不会产生怯懦退缩之心。因为初住位的菩萨,已经能够完全相信和明白,一切法从无始以来,本来就是涅槃的缘故。

评论问答